O Ha Yo(17)

17. 

旧文搬运 



樱井从二宫面馆出来,一路哼着小曲直奔大野的居酒屋而去。 

时间尚早,店里面没什么人,不过非常罕见的是大野正坐在柜台边和一个欧吉桑兴高采烈地侃大山。樱井走过去敲了敲柜台,大野瞄了他一眼朝后堂喊了声“小润”就又接着和欧吉桑继续讨论怎样才能钓到最近膘肥体壮的石斑鱼。 

樱井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边等主人家过来招呼,一会儿就见肤色稍微白回来的菲律宾小哥扭着S腰过来了。 

“真是辛苦你了。”客人冲着店小二由衷地感叹道。 

松本手脚麻利地摆上小菜,一听这话顿了顿,低声回道:“智君还是很照顾我的。” 

执着酒壶往杯...

03 May 2015

O Ha Yo(16)

16.

旧文搬运

  • 五一外出,可能没办法日搬了~【揍!

  • 大家节日快乐唷!

樱井坐在灶台旁捧着小桶一般的大海碗“哧溜哧溜”地吸着面条,一想到这是心上人特地下厨为自己做的爱之拉面额头上的汗珠就蹦跶得更欢了。

二宫破天荒地没抓着掌机继续奋战,而是一手支着脑袋坐在一旁静静看樱井狼吞虎咽。

“翔桑,拉面好吃么?”二宫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好吃!”下唇还挂着一溜热气腾腾的面条,赞赏声倒是顺利从嘴角蹦了出来。

对方狼狈的样子看得二宫一阵乐,汉堡排似的爪子捂着嘴巴“FUFU”地笑了出来。

樱井抓抓头发,有些发窘。平日里好歹也是个在大公司工作的白领,一向是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哪知...

01 May 2015

O Ha Yo(11)

11.

旧文搬运

夏日清晨的阳光从未关紧的窗帘缝隙中溜了进来,大摇大摆跳上床肆无忌惮地扰人清梦。

樱井皱皱眉醒了过来,察觉胸口有团异样的热度,一低头就看见日思夜想的一枝花慵懒地窝在自己怀里,见他望过来勾起嘴角朝他灿然一笑。

这一笑,百媚横生,直教樱井的小心脏不争气地一通狂跳。脑子里却飞速猜想:一枝花怎么会睡在我怀里?!难道他对我……早知道就不该睡那么死的!可以好好欣赏他的睡颜……他睡着了一定很可爱!一直觉得他像柴犬来着,不过据昨天近距离观察,他似乎比较像猫咪耶……哎呀,不管像什么都好可爱!

樱井还在乱七八糟地神游太空,二宫扭扭身子坐了起来:“翔桑……”

心爱的人跪坐在床上用如此...

26 Apr 2015

O Ha Yo(9)

9.

旧文搬运

二宫躺在宽大的浴缸里把全身浸没在温度适宜的热水中身心舒畅。抬眼瞅瞅手边那一排按钮,摁一下,嗯,果然按摩浴缸最舒服了!

把超高级泡泡浴强力震动SPA浴缸研究了个通透,二宫心满意足地捞过一旁的浴巾站起身准备大踏步出门去。想一想觉得不对劲,便熟练召唤热情好客的主人家赶快奉上睡衣免得春光外泄。

那厢樱井面对着一橱睡衣眉头紧锁。这件V领的可以露出Nino好看的锁骨,可是他会不会觉得我居心不良?那件长袖两件套的家居服倒是中规中矩,但是好像裹得太严实,他会不会穿着睡不着?丝绸睡衣倒是挺舒服,这季节恐怕会觉得太凉。选来选去也没个钟意的,正在头大,浴室里的一枝花又在问自己睡衣何在。樱...

24 Apr 2015

O Ha Yo(8)

8.

旧文搬运

樱井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汗湿。副驾驶座上就坐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可偏偏没勇气向他坦白这份爱恋。偷偷看了一眼左手边,只见他捧着掌机摁着小怪兽打得正欢。嗯,再看一眼,哎呀!被发现了。

二宫斜眼瞅着那个三心二意的司机先生抗议:“樱井桑,你没事儿别老斜视啊,现在可是一车两命,我爹妈还等着我回家继承家业的。”

樱井满头汗,忙不迭地应着,强迫自己专心开车。可心无旁骛了没一会儿,一想到一枝花要跟着自己回家就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带恋人回家共度良宵的事过去没少做过,但从未如此紧张。虽说心里明白今天肯定捞不着什么禸吃,不过就算是点汤那也是美妙的啊!想着一枝花坐在自家沙发上,喝着自己奉...

23 Apr 2015

O Ha Yo(7)

7.

旧文搬运

走进那家名为MosBurger的汉堡店,二宫趴在柜台前皱着眉头翻菜单。樱井扫了一遍菜单上色泽诱人的各种餐点,转头问身旁的人:“有什么推荐的吗?”

“每一样都很好吃所以选不出来啊……”二宫苦恼道。

“那就选第一眼看中的。”说话间樱井已经迅速点餐完毕。

二宫凑过去看他点的餐,边看边喃喃自语:“香辣汉堡和冰拿铁,啊,还有鸡腿。”

“是呀,二宫先生要点些什么呢?”

二宫捂着嘴巴轻笑,尖细的声音从指缝中溜出来:“那我要芝士汉堡,炸鸡块和密瓜苏打。”

“先生,您的餐点总共880円。”

翻了翻空瘪的钱包,二宫抬头一脸为难地盯着樱井:“翔桑,我的钱不够了,能借我一点么?”...

22 Apr 2015

O Ha Yo(6)

6.

旧文搬运

周六一大早,樱井顶着一头乱毛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

迅速洗漱完毕,他嘴里叼着个牛角面包对着一床的衣服发起了愁。平时去拉面馆都是上班日,自然会穿着笔挺的西装。可今天不一样,在这重要的第一次约会中,绝对不可以出任何纰漏。东挑西选了一阵,最后终于选定了双层灰色帽衫配上牛仔裤,低调又特别。樱井在镜子前上下左右地打量了个遍,确定一切OK之后,才哼着小曲儿出了门。

天边压着黑沉沉的乌云,看样子随时可能会下雨。不过只要想到今天能和心仪的人单独相处一整天,心情绝佳的樱井完全没受糟糕天气的影响,一路往约定的地点飞驰而去。

到了秋叶原,樱井有点发愣,没想到同一个城市里面竟然有这...

21 Apr 2015

O Ha Yo(5)

5.

旧文搬运

第二天清早,二宫刚把桌椅摆好开了店门准备营业,一回身就看到西装革履的樱井笑脸盈盈地站在门口。

“二宫桑,早上好!”樱井兴致勃勃地冲他招呼道。

二宫抿抿唇,低头整理抽屉里的零钱:“也不用那么见外,叫我Nino就好了。”

“Nino,一碗豚骨拉面,大份的。”

听他的语气那叫一个喜气洋洋,二宫心里面直嘀咕:大清早的脸都要笑抽筋了,鬼知道他在高兴什么,脑子饿抽了吧。

把热气腾腾的一大碗面端到一手抓着筷子一手抄着汤勺跃跃欲试的樱井面前,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开动,二宫抹了一把汗——果然是饿抽了。

见暂时没什么可忙的,小老板窝回柜台后,把游戏机打开准备继续昨晚地辉煌战果。等待...

20 Apr 2015

4.


旧文搬运


樱井信心满满地走出居酒屋,边走边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一举拿下那夺走了自己全部心思的一枝花。


途经购物中心,想起来家里的洗发露快用光了,顺道拐了进去。
在货架上拿了要买的东西,正要转身,就听见另一边传来似曾相熟的嗓音:“你怎么又买这个?用了十几年不腻么?”
樱井心里一顿,这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的声音吗?这这这……该不会是思念过多幻听了?
紧接着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回道:“这你就不懂了,用了这瓶全身滑溜溜的,摸起来很舒服。”
樱井巴在货柜边偷偷往对面望,正好看见一个瘦高的男人一手环着心上人的肩,侧头和他讨论该买什么沐浴乳。...

19 Apr 2015

枣泥,蛋黄,月饼

旧文搬运,原文写于2014=09-08

Ninomi是一枚骄傲的咸蛋黄。他当然有骄傲的资本——完美的球形身体显示出他高贵的纯种鸭蛋血统,黄澄澄金灿灿的颜色代表了他上佳的品质。他一定会被作为最高级的料理食材由最著名的厨师烹饪调制然后端上最昂贵的餐厅餐桌。

某一天,他被人从沉睡中唤醒。

离开舒适的棉被,躺在冰冷的瓷盘上,ninomi有些不自在。

隔壁盘子里有一坨红色的东西,看起来怪可怕的,还不停地动来动去,一看就是乡下来的野蛮人。

“你好,我叫阿伞,你叫什么名字呀?”隔壁那个乡巴佬开口了,声音沙哑,音量很大。

Ninomi不想搭理他,但架不住他趴在盘沿话痨般唧唧歪歪,只好不情愿地答...

16 Apr 2015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