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Ha Yo(1)

1.

 【旧文搬运

二宫和也抬头看看天,天边连丝光线都还没有。家里的厨房早已热闹起来,爹妈在里面忙得不亦乐乎。

二宫家经营着一间不大的拉面店,门脸寻常,口碑倒还不错。二宫高中毕业之后也曾想过卷起袖子投身社会施展一番拳脚,却被自家老妈拧着耳朵揪回家来要自己继承家业。

本来依照自己的宅属性窝在家里好吃好喝倒也惬意,还能顺带帮爹妈分担一些活路。无奈这二宫面馆是早中晚三餐全包,一个不落地辛勤工作着,从早忙到晚,第一个星期就把二宫累得腰都快折了。最烦的就是早餐,天还黑漆漆的就得起床准备材料,烧水揉面洗菜切肉,等到街上有人走动就开门迎客,开始一天的生意。

二宫打了个呵欠。昨晚躲在被窝里抓着掌机奋战了一宿,现在困得不行。刚才刷牙的时候照镜子,眼袋都可以拽下来煮一煮当早点吃了。

天色渐明,店里面也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客人。

二宫跑前跑后招呼了个周全,见暂时没新的客人就靠在柜台边打起了盹。

“那个……打搅了。”

耳边响起的声音吵醒了正迷迷糊糊畅游梦境的二宫。烦躁地皱着眉,抬眼就看到一个身着西装,头发规矩得近乎呆板的大脑门男人杵在柜台前。他手里夹着张钞票,看来是要结账。二宫忙站起身拿过他手里的纸币和菜单在收银机上操作。

“今天的拉面里面少了一块肉欸。”面前的男人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二宫一愣,心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计较拉面汤里的肉?这人是吃多了撑得没事儿干呢还是没吃饱寻上门来找茬?心里想着嘴上却应道:“对不住了,下次给你多捞点汤。”

“啊,我不是这意思。只是每次我都习惯一口肉一口面,今天少了一块总感觉别扭。”

怪人。二宫递过找回的零钱,再打量了那人两眼,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提着公文包走出二宫面馆的樱井翔一脸懊恼——听大野智的话果然没有好下场!

 

TBC.


17 Apr 2015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