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Ha Yo(10)

10.

旧文搬运

待樱井洗漱完毕收拾妥当对着镜子反复练习直到自觉笑容亲切得体仪态端庄优雅,才紧握双拳边自我鼓气边溜进卧室。

大床的一侧,一枝花背朝自己抱着被子蜷成一团睡得正熟。看着他罩在嫩黄色T恤下微微隆起的清瘦脊背,樱井觉得又激动又紧张。呆呆看了一阵才悄无声息地蹭上床,生怕搅了佳人的美梦。

其实二宫并未睡熟。适才在柔软的床铺上打滚翻腾地正欢,忽地听见门外有窸窸窣窣的声响,想来是主人家在门口天人作战来着。正捂着嘴偷笑,就听到“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了来。心里一惊,下意识抱了被子装睡。刚合上眼,二宫就后悔了,自己习惯性地把被子全抢了去,樱井要怎么办?这礼数上实在说不过去。难道是要再装作被吵醒……好像也太做作了吧!

正烦恼着,身边的床垫一沉,那个温热的身体就躺在了自己背后咫尺之遥。不知为何,二宫心里像装着个跳鼠似的“噗通噗通”一阵狂跳,手心里也微微出了汗。

樱井支起身子在一枝花耳边轻轻叫了一声:“Nino?”见他没反应,樱井为难地挠了挠头。虽说不想打搅他休息,可他要是整夜都不好好盖着被子,着凉了怎么办?你看看,衣服还掀起了一角露出下面白白嫩嫩的肚子来……等等,白白嫩嫩……肚子……啊!好可爱!樱井脑子里立马冒出两个小人儿拉响礼炮,彩带四溅。看起来软软的,不知道摸起来手感如何呢?色迷迷地观摩了半晌,眼见着就要上手了。二宫在睡梦里翻了个身,惊醒了沉溺在不切实际幻想中的男人。

做贼心虚地火速躺倒,闭着眼睛感觉身边人的动静。一枝花似乎睡得挺沉,呼吸平缓均匀,光听着鼻息就觉得喜欢。偷偷拉着从他怀中散开的被子把两人裹了个严实,看着他安宁的睡颜心里默道一声“晚安”。想着喜欢的人就安安静静地安睡在自己手边,巨大的幸福感携着樱井一道去了满园春色的绮丽梦境。

再说二宫,这时也悄悄松了一口气。之前樱井凑在耳边轻唤自己,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敏感的耳廓霎时烧红了那微微颤动的耳朵。一面暗自祈祷卧室昏暗的光线能好好掩藏自己的羞怯,一面期待着樱井赶紧关灯躺平好各睡各觉。殊不知那人着了魔般撑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看不到却也感觉到背后两道热辣辣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瞄去最后都集中到了暴露在空气中的肚子上。害怕被他发觉自己装睡,只好借着翻身提醒那人适可而止。

当他温柔地为自己掖好被角,那讨厌的热度又从心口涌了上来,把一张小脸染成了血红。

听男人的呼吸渐渐变得低沉绵长,二宫睁开眼,借着窗外朦胧的亮光端详起那人的脸。六边形的大脸,肥嘟嘟的两片唇,一笑就会露出两颗白白的仓鼠牙。眼睛倒是挺大,不过眼睛大了不起啊?经常瞪着双仓鼠眼偷看自己……只有那眉毛长得不错,浓黑刚劲,嗯,也就眉毛能见得人了。所以,我才不喜欢你呢!

胡思乱想间,二宫也不知不觉酣然入梦。

这一夜,(我伤害了你……(╬ ̄皿 ̄)=○#( ̄#)3 ̄))梦好似甜甜的棉花糖,甜蜜而柔软。

 

TBC.


25 Apr 2015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