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Ha Yo(12)

12.

旧文搬运

进了店里面,二宫捡了张桌子坐下来便挑着眉看向站在桌前搓着手一脸谄媚相的相叶。

樱井还有些在意自己被一枝花攥在手心里的右手,一抬头就看到一枝花放大的脸凑在面前。“什……怎么了……”可怜的樱井先生大白天的被吓得语无伦次起来。

二宫湿漉漉的双眼直瞅着樱井,一把小嗓子也是温柔得让人无力抵抗:“翔桑,你想要尝尝桂花楼的招牌菜么?”

“啊?”樱井一时反应不过来,“不是才吃过早餐吗?”

“别客气,别客气!”一旁的相叶兴致颇高,“翔桑来一碗我最新研制的麻婆豆腐吧!”

樱井扭头看了看热情万分的桂花楼少东,又回头瞅瞅双眼水汪汪的拉面店小老板,带着一种慷慨就义的豪情点了点头:“好……吧!”

“耶!”相叶欢呼一声往厨房奔去,又突然顿了一下冒出句,“稍等片刻,马上就来!”

看着相叶消失在门帘后的背影,樱井有些忐忑地小声问身旁的一枝花:“他是要干嘛?”

“FUFU,”二宫捧着一双汉堡爪捂着嘴偷乐,“谁知道呢?”

不一会儿,能干的桂花楼少东就端着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新产品兴冲冲地奔了进来。

看着那锅里还在沸腾着的汤料,樱井咽了一口唾沫:“这……会很辣么?”

相叶正拿着汤勺往碗里面舀红光四溢的麻婆豆腐,一听这话停下了手:“翔桑不敢吃辣吗?”

被一枝花关切地注视着,樱井铁青着脸挺直了背:“不……怎么可能!我最喜欢吃辣了!”

“那太好了!”相叶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你可得多吃几碗,今天做的是特别加辣的哦!”

手捧着满满一碗似乎要将周围空气全部燃烧殆尽的麻婆豆腐,樱井在心里默默祈祷。战战兢兢地用勺子搅动着碗里一看就火辣辣的食材,平日里处变不惊的稳重男人这时也难掩心中的怯意。

二宫趴在樱井手边望着他小声问道:“翔桑,怎么不吃?不好吃吗?”

“不……不是……”樱井僵硬地转过脸,勉强挤出一点假笑,“有……有点烫。”

“那我帮你吹吹。”二宫自告奋勇上前帮忙。

看着一枝花嘟起嘴轻轻吹凉勺子里红得吓人的麻婆豆腐,樱井想着就算这是毒药,我也要吃了!心一横,抓着勺子朝嘴里一送。然后……很丢脸的呛到了……

樱井捂着嘴脸红气粗地咳嗽,相叶手忙脚乱地去倒水,二宫则在一旁殷勤地递餐巾纸。

好不容易平息了要命的咳嗽,樱井觉得整个胸腔都在抽痛。

二宫扶起他,冲着相叶交待了句:“我带翔桑回去休息了。”转身就出了桂花楼的门,留下相叶呆立在桌旁一脸难以置信——我做的麻婆豆腐威力也太强劲了吧!

把樱井带回自己的卧室,二宫看他依然满脸通红不禁“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翔桑怎么这么傻?”

“我……我只是没想到……那么……辣……”樱井边吞吞吐吐地解释,边暗自懊恼刚才丢脸的表现。

“可是翔桑很温柔呢。”二宫那亮闪闪的眸子带着笑意,“明明不能吃辣,却还是硬撑着不想让爱拔失望。”

“是啊……”樱井坐在椅子上有点不自在地摩挲着木头桌面,心想我那不是想在你面前逞强么?怎么可以被那个男人打倒!不过,好像也没赢……

二宫蹲在樱井腿边,上目线地望着他轻声问:“待会儿我给翔桑煮特别加量拉面作为补偿可以吗?”

窗外的阳光洒进房间,照得一切都金灿灿的。樱井只觉得二宫的眼睛里盛满了整个盛夏,融化了他心里所有的心思。

“嗯。”他轻轻回答。


TBC. 

27 Apr 2015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