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Ha Yo(13)

13.

旧文搬运

二宫的房间不大,种满盆栽的窗台下摆了张书桌,旁边是一张木质单人床贴着墙壁,房间的另一侧放着书柜,还有就是满地的游戏机和游戏盘。

樱井好奇地东瞅瞅西看看,怎么看都觉得像是高中生的卧室。再回头看看坐在鲜艳的马里奥踩蘑菇床单上和掌机里的小怪兽努力奋战的一枝花,简直就是国中生嘛。

书柜里有个相框,走近一看应该是二宫小时候的照片。照片里的小男孩穿着海魂衫配上小短裤,坐在餐桌旁一脸灿烂地举起肉乎乎的小手比着小树杈。盯着小二宫月牙般弯弯的眼睛陶醉了半晌,社会精英樱井翔先生却做出了不那么光明正大的举动——悄悄掏出手机准备翻拍下这张老照片作为私人珍藏。殊不知一激动忘了关闭相机的快门声,静谧的房间里煞风景地响起了“咔嚓”声。

刚一剑解决掉小怪兽准备拍拍双手走进神秘山洞的小英雄闻声抬起头来,只看到樱井满脸通红地正要偷偷摸摸将手机揣进兜里。心里面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二宫君用无比正义的嗓音问道:“翔桑,你在干嘛?”

“啊……”樱井慌得手足无措,脑子里乱糟糟的。老实承认是在偷拍一枝花的照片吧,会不会被他当成流氓变态?可要是狡辩吧,要找什么理由呢?可怜头脑一流的樱井先生关键时刻脑袋卡壳,只呆呆地愣在当场哑口无言。

见他那慌乱的模样,想来这辈子都没这么窘迫过,二宫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被一枝花的笑声搞得更加迷糊,樱井心想着这到底是开心的笑,还是嘲讽的笑,或是……轻蔑的笑?实在猜不透二宫的想法,樱井只好迟疑地开了口:“Nino?”

好不容易止住大笑,二宫捂着肚子对一旁忐忑不安的樱井说道:“翔桑要是想要那张照片的话就去告诉和子,她一定会欢天喜地地亲自洗出来送给你的。”

“和子?”樱井对着这个新出现的名字有点迷惑。

“我妈啦!”二宫坐在床边晃脚丫,“这可是她最满意的作品哦。老是说什么小时候最可爱啦,那时候多听话啦,哼!”

你任何时候都最可爱!心中呐喊着,樱井挪到床边小声道歉:“Nino,我……我只是觉得那张照片上的你很可爱,忍不住才……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二宫拍拍坐在身边的男人的肩膀,一脸得意洋洋,“我知道那照片的魅力。”

一枝花白皙滑嫩的脸就近在咫尺,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连每一根浅浅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樱井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又舍不得破坏这一刻美好的气氛,只静静看着喜欢的人同样静静地回望自己。

耳朵有点烫烫的,二宫站起身丢下句:“我去给你煮拉面了。”说完拉开门出了房间。

“我陪你一起!”樱井先生没漏掉一枝花起身时那红通通的耳朵,愉悦地跟出了门去。

床单上跃起身正要消灭尖牙小蘑菇的马里奥大叔有点忧伤,看来以后要常常呆在衣橱里难见天日了。

 

TBC.

28 Apr 2015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