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冰山上的来客

突然发现,这其实是伪Y2吧?XDDD

(二)

一路上倒是平稳顺畅,不过从没外出旅行过的二宫还是没出息地晕车了。窝在座位上感觉胸口闷闷的,胃里面也是翻腾得厉害。正难受着,樱井拍拍它的背:“不舒服?要不要开开窗透气?”

二宫有气无力地嗯嗯两声,也不知应了没应。樱井二话没说,一个埋头精准打击按下了车窗开关。外面微凉的新鲜空气猛地吹了进来,二宫靠在樱井滑溜溜的肩上心下安慰这家伙也不是那么不器用嘛。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车甫一停稳,大嗓门就窜过来提溜起两位企鹅先生朝着大楼门厅冲去。“Nino!小翔!快来见你家亲戚!”大嗓门风风火火地撞开休息室大门,把两只企鹅朝桌上一拍转头招呼旁人。

一个溜肩男...

02 Mar 2016

【Y2】冰山上的来客

突然发现今天是2月29日,好像是个很珍贵的日子呢!XDDD

最近二宫和樱井很红,各种意义上的wwwww

于是有个下面的脑洞,然而我又是个才思枯竭的废柴,起名废柴,想情节无能,慢慢撒土填坑吧!

(一)

二宫和樱井是两只企鹅,两只货真价实的企鹅,相貌迷人,皮毛油亮,身材优美。不像隔海相望的那只中国肥企鹅空有一堆钱财,却没半点魅力。二宫有时候也想如果换作是它那么富有会是怎样的光景,嗯,那也只能买回各种各样的鱼虾蟹,自己又不爱吃,还不是便宜了旁边那个吃货。哼!

最近他俩甚是烦恼。自从动物园老板为了做广告把企鹅家族拖出来上了一次镜,不知是从哪儿来了乌泱泱一大群人,每天围在他俩周围各种尖叫,各种...

29 Feb 2016

【Y2】八月爱人

诡异的非生贺。。。

=========

“太郎,肚子怎么咕叽咕叽直响?”

“啊,周末没有便当拿,所以肚子很饿……”

“这是老师做的戚风蛋糕,你尝尝吧。”

“真的给我吗?那……我可以带回家吗?”

“当然可以。”


“御村君,次郎想要学棒球,可是我付不起学费,又不忍心看弟弟放弃梦想,该怎么办呢?”

“到我家来打工吧,三天五万円哟。”

“真的吗?谢谢你!”


“昨晚上又缝缝补补没睡觉?”

“唔……昨天没抢到弟弟妹妹想吃的炸鱼排,身心受挫呢……”

“没关系,今天我陪你去抢。”       ...

16 Jun 2015

夜太黑

依然搬运旧文我就是个废材。。。

【看了2014年5月的bet de 岚之后的脑洞。。。可是太久没动笔,也没灵感,所以写出来的就是渣。。。Candle Sho请好自为之!】

初夏微凉的夜晚,樱宫宅里气氛却似寒冬。

樱井原本坐在沙发上边看晚间新闻,边做笔记。家里的另一个人走过来径自掐断信号,接上游戏机开始打打杀杀了起来。

樱井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对方恶狠狠地欺负草原上的小怪兽们,一时间屏幕上血肉横飞。

“小……小和……”有些迟疑地开了口,“我还在看新闻呢……”

“……” 回应他的是令人不安的静默。

回想从电视台回来的路上,二宫一直窝在座位上一声不吭地玩掌机。不...

23 May 2015

O Ha Yo(24)

24.

新文开更,更期漫漫,哇哈哈哈哈

樱井穿上浴袍回到屋子里,二宫已经钻进被窝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默默地低头对自己的小兄弟哀悼了片刻,樱井悄悄拖过另一个布团紧挨着恋人躺下。

待他定下神来,深夜特有的静谧充盈整个房间。

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温热的身体就滚进了他怀中。

下意识地伸臂搂住这个不速之客,才发觉对方竟然光溜溜的,不着寸缕。“小……小和……”一时之间樱井先生又激动又诧异,说话都结巴了。

“翔酱,好冷。”黑暗里,二宫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闪着亮光越发湿润,窝在樱井的胸口小声呢喃,就像是只可爱无害的小动物。

可被软绵绵的心上人牢牢攀附的人却浑...

17 May 2015

O Ha Yo(23)

23.

旧文搬运

搬旧文也这么磨磨唧唧,果然是我的风范。

二宫懒懒地趴在柜台旁一边啜饮店主殷勤献上的清茶,一边听樱井磕磕巴巴地讲述删减版“追花实录”。看着面前紧张得全无半点平时精英样的恋人,二宫很想捂嘴偷笑又强忍住想要多欺负他一阵。

倒是大野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记得离职的时候樱井代自己在公司大会上做了部门年度工作汇报,当着几百号人那也是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没想到陷入情网之后,竟然会有今天!大野摇了摇头,看来“情”这个字,沾不得啊!

相叶闲得无聊,猛地站起来提议:“O桑,反正店里面也没生意,不如晚上去泡温泉吧!”

松本一听不乐意了:“谁说没生意的?这不还没到点么?”

店主想...

13 May 2015

O Ha Yo(21)

21.

旧文搬运Yo

二宫没想到樱井拉他来的地方竟然是海洋公园。

站在人潮熙攘的水族馆里,二宫撅着嘴嘟囔:“最讨厌海水味了……人还那么多,头好晕……”

樱井站在他身后环住面前有些纤瘦的人,下巴顶在他肩上:“知道你会晕船,可是在海底就不会那么不舒服了呀。”

二宫看着眼前自在游弋的各色海洋生物,好像真的没有不适感。嘴上却不肯轻易承认:“哼,你自己喜欢就不管我了!”

 “怎么会?”樱井的声音有些严肃,略微低沉的嗓音在二宫耳边响起,“我只是想要将我们一起的回忆印在我们生命里每一处。”

二宫仰头看向他:“翔桑是小狗吗?还是只肉麻的小狗!”

捏了捏破坏气氛的坏家伙的鼻头,樱井...

10 May 2015

O Ha Yo(20)

20.

旧文搬运

周六一大早,樱井兴冲冲地到二宫家报到。

二宫妈妈正在整理店里的桌椅,见樱井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便起身招呼道:“小翔来了呀?小和那孩子估计昨晚又躲在被窝里玩游戏,现在还睡着,我去叫他起来。”

“不用了,伯母!我等他就好。”樱井摆摆手,上前将伴手礼递给二宫妈妈,“这是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太见外了。”二宫妈妈捂着嘴笑,“小和那孩子最喜欢赖床,要不你去叫他起来吧。我给你们俩做早餐,你和他一块儿下来吃。”

“那真是给伯母添麻烦了!”樱井面上依然恭敬有礼,心里面却是欢天喜地。

二宫妈妈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去了厨房。


樱井三两步...

08 May 2015

O Ha Yo(18)

18. 
【旧文搬运】
趁相叶忙着和松本寒暄,大野凑在樱井耳边悄悄问他:“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一枝花的发小?你情敌?” 

“嗯。”樱井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他常来找小润,”店主酌了口酒,继续悄声道,“每次都听他说什么小和小和的,没听过他提你那一枝花啊。” 

“小和?!”樱井瞬间变得咬牙切齿,“小和就是Nino啊!他居然叫得这么亲密!” 

大野安抚地拍了拍樱井的后背:“怎么说人家也是亲梅竹马,从小叫到大不就这样了嘛。” 

“唉……”原本还气鼓鼓的樱井顿时泄了气,“要是可能的话,我也想和小和一起长大啊!” 

“过去的事没办法假设,”大野看着没精...

04 May 2015

O Ha Yo(17)

17. 

旧文搬运 



樱井从二宫面馆出来,一路哼着小曲直奔大野的居酒屋而去。 

时间尚早,店里面没什么人,不过非常罕见的是大野正坐在柜台边和一个欧吉桑兴高采烈地侃大山。樱井走过去敲了敲柜台,大野瞄了他一眼朝后堂喊了声“小润”就又接着和欧吉桑继续讨论怎样才能钓到最近膘肥体壮的石斑鱼。 

樱井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边等主人家过来招呼,一会儿就见肤色稍微白回来的菲律宾小哥扭着S腰过来了。 

“真是辛苦你了。”客人冲着店小二由衷地感叹道。 

松本手脚麻利地摆上小菜,一听这话顿了顿,低声回道:“智君还是很照顾我的。” 

执着酒壶往杯...

03 May 2015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