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Ha Yo(24)

24.

新文开更,更期漫漫,哇哈哈哈哈

樱井穿上浴袍回到屋子里,二宫已经钻进被窝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默默地低头对自己的小兄弟哀悼了片刻,樱井悄悄拖过另一个布团紧挨着恋人躺下。

待他定下神来,深夜特有的静谧充盈整个房间。

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温热的身体就滚进了他怀中。

下意识地伸臂搂住这个不速之客,才发觉对方竟然光溜溜的,不着寸缕。“小……小和……”一时之间樱井先生又激动又诧异,说话都结巴了。

“翔酱,好冷。”黑暗里,二宫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闪着亮光越发湿润,窝在樱井的胸口小声呢喃,就像是只可爱无害的小动物。

可被软绵绵的心上人牢牢攀附的人却浑...

17 May 2015

O Ha Yo(23)

23.

旧文搬运

搬旧文也这么磨磨唧唧,果然是我的风范。

二宫懒懒地趴在柜台旁一边啜饮店主殷勤献上的清茶,一边听樱井磕磕巴巴地讲述删减版“追花实录”。看着面前紧张得全无半点平时精英样的恋人,二宫很想捂嘴偷笑又强忍住想要多欺负他一阵。

倒是大野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记得离职的时候樱井代自己在公司大会上做了部门年度工作汇报,当着几百号人那也是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没想到陷入情网之后,竟然会有今天!大野摇了摇头,看来“情”这个字,沾不得啊!

相叶闲得无聊,猛地站起来提议:“O桑,反正店里面也没生意,不如晚上去泡温泉吧!”

松本一听不乐意了:“谁说没生意的?这不还没到点么?”

店主想...

13 May 2015

O Ha Yo(21)

21.

旧文搬运Yo

二宫没想到樱井拉他来的地方竟然是海洋公园。

站在人潮熙攘的水族馆里,二宫撅着嘴嘟囔:“最讨厌海水味了……人还那么多,头好晕……”

樱井站在他身后环住面前有些纤瘦的人,下巴顶在他肩上:“知道你会晕船,可是在海底就不会那么不舒服了呀。”

二宫看着眼前自在游弋的各色海洋生物,好像真的没有不适感。嘴上却不肯轻易承认:“哼,你自己喜欢就不管我了!”

 “怎么会?”樱井的声音有些严肃,略微低沉的嗓音在二宫耳边响起,“我只是想要将我们一起的回忆印在我们生命里每一处。”

二宫仰头看向他:“翔桑是小狗吗?还是只肉麻的小狗!”

捏了捏破坏气氛的坏家伙的鼻头,樱井...

10 May 2015

O Ha Yo(20)

20.

旧文搬运

周六一大早,樱井兴冲冲地到二宫家报到。

二宫妈妈正在整理店里的桌椅,见樱井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便起身招呼道:“小翔来了呀?小和那孩子估计昨晚又躲在被窝里玩游戏,现在还睡着,我去叫他起来。”

“不用了,伯母!我等他就好。”樱井摆摆手,上前将伴手礼递给二宫妈妈,“这是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太见外了。”二宫妈妈捂着嘴笑,“小和那孩子最喜欢赖床,要不你去叫他起来吧。我给你们俩做早餐,你和他一块儿下来吃。”

“那真是给伯母添麻烦了!”樱井面上依然恭敬有礼,心里面却是欢天喜地。

二宫妈妈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去了厨房。


樱井三两步...

08 May 2015

O Ha Yo(18)

18. 
【旧文搬运】
趁相叶忙着和松本寒暄,大野凑在樱井耳边悄悄问他:“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一枝花的发小?你情敌?” 

“嗯。”樱井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他常来找小润,”店主酌了口酒,继续悄声道,“每次都听他说什么小和小和的,没听过他提你那一枝花啊。” 

“小和?!”樱井瞬间变得咬牙切齿,“小和就是Nino啊!他居然叫得这么亲密!” 

大野安抚地拍了拍樱井的后背:“怎么说人家也是亲梅竹马,从小叫到大不就这样了嘛。” 

“唉……”原本还气鼓鼓的樱井顿时泄了气,“要是可能的话,我也想和小和一起长大啊!” 

“过去的事没办法假设,”大野看着没精...

04 May 2015

O Ha Yo(17)

17. 

旧文搬运 



樱井从二宫面馆出来,一路哼着小曲直奔大野的居酒屋而去。 

时间尚早,店里面没什么人,不过非常罕见的是大野正坐在柜台边和一个欧吉桑兴高采烈地侃大山。樱井走过去敲了敲柜台,大野瞄了他一眼朝后堂喊了声“小润”就又接着和欧吉桑继续讨论怎样才能钓到最近膘肥体壮的石斑鱼。 

樱井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边等主人家过来招呼,一会儿就见肤色稍微白回来的菲律宾小哥扭着S腰过来了。 

“真是辛苦你了。”客人冲着店小二由衷地感叹道。 

松本手脚麻利地摆上小菜,一听这话顿了顿,低声回道:“智君还是很照顾我的。” 

执着酒壶往杯...

03 May 2015

O Ha Yo(16)

16.

旧文搬运

  • 五一外出,可能没办法日搬了~【揍!

  • 大家节日快乐唷!

樱井坐在灶台旁捧着小桶一般的大海碗“哧溜哧溜”地吸着面条,一想到这是心上人特地下厨为自己做的爱之拉面额头上的汗珠就蹦跶得更欢了。

二宫破天荒地没抓着掌机继续奋战,而是一手支着脑袋坐在一旁静静看樱井狼吞虎咽。

“翔桑,拉面好吃么?”二宫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好吃!”下唇还挂着一溜热气腾腾的面条,赞赏声倒是顺利从嘴角蹦了出来。

对方狼狈的样子看得二宫一阵乐,汉堡排似的爪子捂着嘴巴“FUFU”地笑了出来。

樱井抓抓头发,有些发窘。平日里好歹也是个在大公司工作的白领,一向是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哪知...

01 May 2015

O Ha Yo(11)

11.

旧文搬运

夏日清晨的阳光从未关紧的窗帘缝隙中溜了进来,大摇大摆跳上床肆无忌惮地扰人清梦。

樱井皱皱眉醒了过来,察觉胸口有团异样的热度,一低头就看见日思夜想的一枝花慵懒地窝在自己怀里,见他望过来勾起嘴角朝他灿然一笑。

这一笑,百媚横生,直教樱井的小心脏不争气地一通狂跳。脑子里却飞速猜想:一枝花怎么会睡在我怀里?!难道他对我……早知道就不该睡那么死的!可以好好欣赏他的睡颜……他睡着了一定很可爱!一直觉得他像柴犬来着,不过据昨天近距离观察,他似乎比较像猫咪耶……哎呀,不管像什么都好可爱!

樱井还在乱七八糟地神游太空,二宫扭扭身子坐了起来:“翔桑……”

心爱的人跪坐在床上用如此...

26 Apr 2015

O Ha Yo(9)

9.

旧文搬运

二宫躺在宽大的浴缸里把全身浸没在温度适宜的热水中身心舒畅。抬眼瞅瞅手边那一排按钮,摁一下,嗯,果然按摩浴缸最舒服了!

把超高级泡泡浴强力震动SPA浴缸研究了个通透,二宫心满意足地捞过一旁的浴巾站起身准备大踏步出门去。想一想觉得不对劲,便熟练召唤热情好客的主人家赶快奉上睡衣免得春光外泄。

那厢樱井面对着一橱睡衣眉头紧锁。这件V领的可以露出Nino好看的锁骨,可是他会不会觉得我居心不良?那件长袖两件套的家居服倒是中规中矩,但是好像裹得太严实,他会不会穿着睡不着?丝绸睡衣倒是挺舒服,这季节恐怕会觉得太凉。选来选去也没个钟意的,正在头大,浴室里的一枝花又在问自己睡衣何在。樱...

24 Apr 2015

O Ha Yo(8)

8.

旧文搬运

樱井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汗湿。副驾驶座上就坐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可偏偏没勇气向他坦白这份爱恋。偷偷看了一眼左手边,只见他捧着掌机摁着小怪兽打得正欢。嗯,再看一眼,哎呀!被发现了。

二宫斜眼瞅着那个三心二意的司机先生抗议:“樱井桑,你没事儿别老斜视啊,现在可是一车两命,我爹妈还等着我回家继承家业的。”

樱井满头汗,忙不迭地应着,强迫自己专心开车。可心无旁骛了没一会儿,一想到一枝花要跟着自己回家就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带恋人回家共度良宵的事过去没少做过,但从未如此紧张。虽说心里明白今天肯定捞不着什么禸吃,不过就算是点汤那也是美妙的啊!想着一枝花坐在自家沙发上,喝着自己奉...

23 Apr 2015
1 2